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罗拓艺术网

艺术交流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罗华军 笔名罗拓、骆驼。85年生于陕西平利,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,毕业作品《冬日》获西安美院二等奖并获中国红星宣纸二等奖学金,其作品有在《当代艺术》上发表。2011年国画《冬日》入选中国西部美术作品展中国画年度展。现任青禾画室主持、禾子影棚设计总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  

2012-10-16 10:28:50|  分类: 油画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待续)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《春满》 水墨设色 宣纸 2000年作

春满

    本质上是点、线之满,满,不易到达,因过犹不及,满则溢。造型艺术,决战于形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一点一线之增减,牵动作者心脏之扩张与紧缩。


    绿线红点,联想到杨柳与桃花,春也,画面既满,以“画满”名“春满”,顺水行舟,不费劲了。

    2000年 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点线迎春》 油画 麻布 1996年作

点线迎春

    冬日,脱尽了叶,园林的一株老树曲曲弯弯垂挂着通身枝条,虬曲而蓬松,像欲覆盖、卫护一群幼小的生命。但树荫下并没有生命,只筛漏下阳光的斑斑点点,像似睁似闭的眼睛,窥视着周遭的人群。

    一群老人围树而坐,晒着暖暖的阳光,默默无言,他们满足在大自然的温暖中,懒得说话,全不关心婆娑的树影。

    当枝条变得分外柔软,并张牙舞爪般挥动起来,同时冒芽、吐叶了。树丛的色调于是天天换新装,昨夜还只是微微绿意,今朝忽见翠点纷飞,春天已悄悄到来,那边的桃花也绽出了红色的苞蕾。老人们仍来围坐,但来得少了,他们易感冒,怕风,连春风中也不敢久留,春风太活跃。年轻人替代了老年人,情侣们双双来到枝叶隐蔽处,但他们并非来欣赏春的姿色。春在哪里?显现在枝叶的点、线上,画家创造了自己的语言:点、线迎春。

    1996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点线迎春》 水墨设色 宣纸 1996年作

粗线细线在墙上相交又相离,缠绵悱恻。早春,遍体吐新芽,万点青、黄布满了棕色的枝藤,都似拍节的音符,共奏点、线之曲。(雅昌艺术网)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春如线(密)》1993年作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春如线(疏)》1995年作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春如线》1999年作

春如线

    曾看俞振飞表演“游园惊梦”,其中一句唱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:春如线。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李煜之情也丝丝如线;“藕断丝连”,线,形象地表达了情之缠绵。我的绘画经常坠入线之罗网,从具象的紫藤之纠葛发展到抽象的“情结”,纵横交错,上下遨游,线在感情世界中任性奔驰。

    用线来绘写春天,表现春光之易逝,人间留不住朱颜,留不住青丝,今日丹青正艳,放歌狂舞,更遇彩点纷飞,人间欢乐长留画中看。

    90年代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遗忘的雪》  1996年作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遗忘的雪》  水墨设色  宣纸 1997年作

 遗忘的雪

    京郊百花山,山高天寒。五月天,山下的桃花早已凋谢,山上春寒料峭,花蕾初吐。在密林间探幽,突然发现一大片厚厚的积雪,像是山涧的源头。因被包围在黝暗的丛林深处,残雪显得分外地白,白得分外孤独,春天遗忘了她,她被遗忘在去年的冬天里。雪地里的灌木树丛枝枝如刺,如针,那是显现在宣纸上的刚劲的线,锋利的线。这里那里,虽然冒着点点新芽,或垂挂着败落的秋叶,但整体效果,仍予人墨黑、浓灰、浅绛渲染出的水墨画情调。我用油彩写生,力求水墨韵味,但难于刻画干枝之挺拔。又改用水墨,把握了线之刚劲与屈曲,用线构建前后层次,寓“疏”“漏”于稠密之重叠交错中,黑、白的关系是利索了,但失去了墨与灰之间色彩的朦胧与含蕴。探索墨彩与油彩间相辅相成之嫁接,尽取两家精微,迄今五十余年,然差强人意之作,总寥若晨星。

    1996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《巴山春雪》 水墨设色 宣纸 1983年作

春雪

    素白宣纸的材料美宜于表现雪之美。淡墨渗入宣纸,反映出深深浅浅的灰调,最淡时与白纸几乎浑然一体,但感层次隐隐,却无法相剥离。茫茫雪野,除乌黑的景物外,极目尽是白亮亮的一片。但细看,因地形高、低、远、近之异,白在不断递变,似乎宣纸所呈现之丰富层次特别宜于表达雪之微妙变化。在“月光似水水似天”的类似色基调上落下乌金般的浓墨,可说把握了雪天的神采。

    然而,即便把握了表现雪天神采的几个基本因素,未必就能画出理想的作品。块面的大小、灰与白相抱合的气势、线与点的穿插、墨点之大小及其分布、山里人家何处寻、桃红柳绿迎春来……画面的构成才更是决定性的关键。各家有各家的关键,我只向大自然探索关键,这幅关键来自大巴山:积累了许多大巴山的写生稿,又偶然在那里碰见一场春雪,30分钟后春雪便融化了,却留给我一个难忘的印象。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大巴山中一场春雪,刚覆满山野,天晴日出,雪融得快,深色的树丛相继快速显现,呈浓墨斑斑,黑白之灿烂呈瞬间奇观。(雅昌艺术网)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舴艋舟》 油画 麻布 1998年作 

  舴艋舟

    在故乡,在江湖,年年春天见桃花。桃花初吐蕾,或枝头只余数朵残红时,总易引起人们的感喟,身世的共鸣。而当繁花似锦,满树红透的季节,蜜蜂嗡嗡,游人如织,倒少有人关心花开花落的岁月流逝。摄影师往往爱攫取这华光焕发的瞬间,但有些画家对此并不太动情,由于缺少形与色的对照与反差,品位过于单一,或者说是一种豪华的单调。

    早春、残秋,木叶稀疏,远近左右,各式枝叶相互穿插,形式多样,情意缠绵,既入画,亦入诗,是诗与画相晤的幽静之境了。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。”李清照慧眼审美,寓诗情于画境。“闻说双溪春尚好”,虽然她说的该是暮春了,而从绘画视角看,暮春与早春是孪生姐妹。

    我将春情推入朦胧,只飘摇着稀疏的青青柳丝,点染数点桃红,是艳是愁,掩不住淡淡的悲凉,因那干瘦纤弱的几条乌黑之线,吐露了画里惆怅。凭空停泊一叶小舟,不知其来去的踪影,只缘于对女词人的深深怀念。

    1998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弃舟》 油画  麻布 1998年

 弃舟

    红色是花朵,红色象征喜庆,红色予人欢乐。然而,未必尽然。从审美角度看色彩,喜、怒、哀、愁,并不决定于红、黄、蓝、绿,关键在于色与色之间的冲撞与拥抱,根源于心情的跌宕起伏。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”倒说明了用色的甘苦。

    野水荒滩,铺满红藻浮萍,红得沉着,红得幽暗,像全无光泽的粗糙地毯。红色块面中伸出成群枯萎了的细瘦的苇枝,芦花已被风刮尽,于是突出了灰白色的线之林,并飘散着灰白色的片片与点点。我不喜欢红海洋,却钟情于这忧郁的红色荒野,这里一只被遗弃的舟,也是灰白的,细听暗红与灰白的对话,谅来系互诉衷肠,并非对唱恋歌。

    1998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太湖鹅群》 油画 木板  1974年作

 太湖鹅群

    宋代杰出画家李公麟笔底的人物极其精美,马匹也栩栩如生。他画过密密麻麻的马群,虽每匹马都很严谨,但整体效果不佳,近乎一群耗子。他重视个体之形,忽视了全局的整体造型效果,这是我国传统绘画致命的弱点之一,巨匠如李公麟,也不免犯此失误。

    面对太湖鹅群,生命的白块在水上活蹦乱跳,我自己在荡漾的渔舟中写生,摇摇晃晃,湖山均在舞蹈中狂歌。心情激动,手忙脚乱,我竭力追捕白色的变幻,又须勾勒出鹅之神态,虽顾不得细节,却须牢牢把握银亮湖面上白块的聚散、碰撞、其间的抽象韵致。乌黑的渔舟是杠杆,是秤锤,压住了画面的平稳;红点更是点白成鹅的关键之笔,虽点时匆匆,实落笔千钧。画成,如一气攀登了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峰,累极,作者以紧张的艰辛营造观众的轻松欢愉。

    1974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太湖岸》 墨彩 2005年作

  数十年的江湖生涯,我写生过的冷落村镇或荒山野岭,今日大都成了旅游闹市,人头济济,灯红酒绿,如周庄、朱家角、乌镇、海南岛、张家界,甚至乌江边的龚滩……我住在当地写生时所花的生活费还不及今日一张门票贵。去不得了,也不想去了,这个春天,几个学生介绍我去太湖中一个偏僻小岛小住。确很幽静,旅店即农民之家,洲滨也仅杂草、乱石与芦苇而已,这幅《太湖岸》表现了素面朝天的湖岸本色。但这本色也未必能保持多久,因依靠种橘为生的居民已为橘子前景暗淡而发愁,眼看将步开发旅游的后尘了,荒滩上已在规划宾馆、游泳区、娱乐场,甚至机场的位置也已圈定。素面朝天的荒滩将成一去不复返的荒滩。

    2000年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鱼乐》 油画  麻布 1985年作

 鱼 乐

    苏州园林吸引我,屋宇亭榭之素雅、太湖石之玲珑,垂柳依依、游鱼悠悠,真是美不胜收。然而园林之美依赖于空间的迂回,游人在“游行”中才更体会其造境之佳。独幅画表现园林之美总嫌局限,我也曾作园林之组画,但组画中之任何一幅仍须透露园林之曲折与幽深。

    我考虑从倒影中抒写园林情趣,倒影中世界恍惚了,可望不可攀,有遥远感。更直接的原因是我想表现鱼之乐,园林里的鱼之乐。鱼和园林重叠了,小小的画面空间荷负了双重任务,园林之虚影衬托了活跃的朱红色游鱼。倒影里的园林建筑之形,其色彩明度的分布及几何形块面的组合是画面构成的基石,在这基础上鱼才能自由行动。从画面着眼,鱼与影中亭台相辅相成,或画龙点睛。着意于画面构成,倒影中的建筑物形象已错位,“变形”了,因要考虑到对鱼群的关系,给鱼儿们留有余地。倒影并不完全隶属岸上的实体,只与之保持一个不即不离的大体看得过去的关系而已,仔细检查,真柱子、真窗户与其水中的倒影不很一致,神合却貌离。岸上实的柱或窗户能不能反过来迁就倒影呢,也不能,因它们虽偏于一隅,也必须遵守着构图分割中的职责,服务于画面全局的完整性。

    完成了形式构成的难题,再让观鱼者进来,他们只坐享现成,他们可随意结伴,换人,他们不是主角。

    有人或许会忽然醒悟:投石冲破水中天,鱼游时倒影全消失了,只留下一圈圈波纹!那么还是不醒悟的好。

    80年代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渔港》 墨彩 1997年作

 渔港

    50年代我第一次到滨海渔港写生,阴雨暮色中港内泊满渔舟,人声喧哗,好一派海上闹市风光,不由得心情激动,恨不能立刻动手作画。夜难眠,翌晨清早背了油画箱赶到海滨码头,天气已转晴朗,风平浪静,港内一片宁静,船呢,都出海去了!只有恶劣的坏天气,风暴来时渔船才麇集到港里来。以后我多次画海港码头,画色彩鲜明的大轮船,画睁着大眼睛的福建渔船,画晾满渔网或帆篷起落的美丽景象,但大都属于静观之美。“将军未挂封侯印,腰下常悬带血刀”,将军之美其实流露在战斗中,功成名就后的华装已掩盖了其英雄本色。

    我想表现风浪袭击时渔船进港的紧张和活跃气氛。那幅《渔港》作于80年代,来源于浙江石塘,当时赶着风暴欲来的坏天气爬上山头,先用素描作速写,返京后再凭记忆中的感受用墨彩完成。“动”与“密”是画面表现的目标,表现这目标依凭两个主要手法:船之黑块分布与浪之灰线缠绕。船上尖尖的桅杆之垂直细线彼此相呼应,也许仿效弹奏琴弦时之松紧;墨点似乎都属穿梭的小舢板,其轻重与散泼也许仿效了锣鼓的击打。是闹剧,作者恣意怂恿其闹,但竭力控制闹中的秩序。远处依傍礁石的小屋本是瞭望的哨所吧,但如今则担任着艺术秩序的警卫。

    船是写意的,泼墨挟色点,点泼于运动之中。细细描画船群,则要待风暴的宁静时刻。你不要爱风浪!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9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渔港》(二) 水墨设色  宣纸 1997年作

 渔 港(二)

    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,孤舟闲飘在寂寞的水面,倒影清晰,静穆入画,诗与画之美于此悄悄相依。我画过无数的舟船,从绍兴的乌篷船到太湖的帆影,从舟山群岛林立的桅樯到长江山城的游轮,从秦皇岛的打渔船到印尼的突着大眼睛的彩艇……水上那漂浮的船体被荡漾的水波摇晃着,形象瞬息多变,兼备具象与抽象之美感。“清明上河图”中笔笔精到地刻划了拥挤的船群之结构,但同时掌握了其间整体造型之组织美。船在中国诗词和绘画中长期是启发灵感之母体,“又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”成为千古绝唱。

    我爱画船,主要由于视觉美的吸引,孤舟、舟群、帆起帆落、绳索交错、桅杆倒卧起伏、线缠绕着面、手忙脚乱的渔民、色彩的斑驳都给予画家尽情挥写的大好时机。缘此,我从烟台到海南岛,跑遍了祖国海岸的渔港。这幅渔港初稿作于温州温岭石塘,当时正遇上风暴,海上的渔船统统驶进港内来避难,偌大的海港于是挤满了各类船只。风浪叠起,渔船奋进,动荡中纵横交错,浪打浪,船碰船,惟见黑压压的一片,显然无法描绘单独的船形。我竭力表达这水上战场的壮观,于是一次比一次更追求气势,一次比一次更接近黑、白间的抽象构建。

    90年代 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注:图、文皆来自互联网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